<track id="57xv3"><del id="57xv3"></del></track>

<ol id="57xv3"></ol>

        <nobr id="57xv3"></nobr><delect id="57xv3"></delect>

            新聞資訊 NEWS

            國家功能農業科技創新聯盟顧問謝華安院士:要讓中國人的飯碗端得更牢

            圖片

            圖片


             謝華安 


            福建龍巖人,中國科學院院士,廣東院士聯合會會員,植物遺傳育種學家,主要從事三系雜交稻和超級雜交稻育種研究。

            民以食為天。在中國科學院院士、植物遺傳育種學家謝華安的心里,中國人不僅要吃飽,還要吃好,吃出健康

            謝華安是稻田的守望者。黝黑的皮膚、濃重的方言、樸實的衣著、熾熱的心腸、淵博的知識,在他身上,院士與農民兩個角色完美融合。出生于閩西山村的謝華安,小時候遭受過饑餓的困擾,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

            從1972年農業學校畢業后開始育種算起,育種生涯已經整整49年,他選育出的雜交水稻品種“汕優63”,曾連續16年居全國雜交水稻推廣面積之首。他育出的水稻品種,對中國雜交水稻的更新換代具有里程碑意義,續寫了新的篇章。

            “我要育成抗稻瘟病的雜交水稻”


            從童年到少年,謝華安經常有饑餓、吃不飽飯的經歷。對饑餓的感覺,他至今記憶猶新。

            “有一次,我在田間鋤地,距離田埂雖然只有幾步路,但是我連跨過去的力氣都沒有。手里的鋤頭沉沉的,滿臉冒冷汗。于是我就把鋤頭當拐棍,在田間歇上一會兒。這就是饑餓的滋味。”謝華安回憶說。

            正因為從小就體驗餓的滋味,才知曉有一碗飯吃是多么重要,謝華安從事水稻育種事業的初心就是“為人民有碗飯吃而努力”。

            1975年,謝華安帶隊在海南島進行雜交水稻的制種,他發現了第一代雜交水稻有一個致命的缺陷——不抗稻瘟病。稻瘟病是稻作生產中的主要病害之一,當時因為稻瘟病的爆發,雜交水稻面臨著是否要繼續發展下去的問題。

            圖片

            “不抗稻瘟病的雜交水稻是沒有前途的。”謝華安明確了選育抗稻瘟病品種的目標。他創造性地利用山多、病蟲多的三明市作為“旱病圃”,將海南收回的種子分別試種在三明市5個縣的稻瘟病重發區,通過自然誘發,篩選出抗稻瘟病能力強的材料。

            經過成百上千次的篩選和試驗,20世紀80年代中國雜交水稻組合配制中應用范圍最廣、持續應用時間最長、效益最顯著的恢復系——“明恢63”成功問世。

            “明恢63”組配有40多個品種,其中一個品種叫“汕優63”。官方數據顯示,該品種自1986年至2001年連續16年種植面積居全國首位。

            “直到今天還沒有聽到說‘汕優63’這個雜交稻品種在種植區出現過大面積稻瘟病成災的情況。”謝華安自豪地說。

            1986年,袁隆平院士到福建,一見到謝華安,第一句話就說:“老謝,祝賀你,‘汕優63’已是全國種植面積最廣的雜交水稻品種了。”

            圖片
            謝華安(右)與袁隆平

            “汕優63”選育的成功,謝華安認為有4個方面經驗:第一,設定明確目標,選育的雜交水稻品種首先要能抗稻瘟病,這是符合生產實際需求的;第二,是對豐產性的選擇,大粒水稻的性狀加上優良的株葉形態,這是創造好產量的基礎;第三,多學科之間互相交叉、互相促進,這是選育優良品種的支撐;第四,科研團隊吃苦耐勞、不畏困難和挑戰的科研精神,這是反復試驗并選出穩定性狀的關鍵。

            “我們的南繁和當地農民打成一片”


            藍天和稻田見證了中國人解決“挨餓”問題的執著。每年11月到次年5月,海南的田間地頭會出現一群追逐陽光的“候鳥”,他們是從事南繁育種工作的科技人員。

            所謂南繁育種,是指將水稻、玉米、棉花等作物的育種材料,在秋季收獲后,到冬季拿到我國南方亞熱帶或熱帶地區進行繁殖和選育,以大大縮短育種周期,提高新品種的競爭力和覆蓋規模。

            從上世紀70年代初到海南開始水稻育種事業,謝華安這一堅守,就是47年。提及那段崢嶸歲月,謝華安感觸最深的是艱苦。

            初到海南,謝華安和伙伴們借住在崖城藤橋偏僻農村一個僅有十幾平方米的生產隊倉庫里,倉庫里滿是生產資料、化肥和農藥。海南島天氣悶熱,謝華安和伙伴們為了水稻育種工作毫無怨言,十幾個人擠在一起打通鋪睡覺,在倉庫里一睡就是半年。

            “海南島沒有冬天,冬末春初可以再種一茬水稻,這樣1年就可以當2年用。”謝華安說,那些年,他奔波于福建和海南之間。買不到坐票,他在火車上一站就是40多個小時。春節回不了福建,他大年初一吃完早飯就去“守田”。

            回首過往,謝華安對那段歲月十分感恩,他說,在20世紀70年代物資極度匱乏的年代,當地政府為了支持南繁育種工作,保證南繁人員一個月半斤豬肉。“今天來看,半斤豬肉實在不算什么,可是在那個年代,是彌足珍貴的。我們一直很感激當地政府對南繁的支持。”

            圖片


            在農事空閑時,謝華安和伙伴們為了報答當地老百姓的恩情,主動和當地的農民一起挖地、砍甘蔗、修水利設施,并將自己在水稻育種方面取得的成果與當地的農民分享,手把手教他們育苗插秧。“我就是想報恩。”謝華安動情地說。


            作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支點,海南具有優越的農業氣候資源條件。發展綠色農業,助力推進種業高質量發展要發揮好海南獨特的區位優勢和氣候優勢。謝華安經常告訴自己的科研團隊,海南屬于熱帶氣候,病蟲多,要把在育種方面預防病蟲害的科學技術與大家共享,來帶動當地農業科技的進步和發展。


            謝華安曾說過,和海南近半個世紀的情分,他永遠銘記于心,為海南貢獻力量,這才對得起給予他無盡關懷的海南當地政府和民眾。

            “優良品種就是水稻產業的‘芯片’”


            隨著中國航天技術的進步,育種工作也可以“靠天”吃飯,把種子送上太空再回收選育,這樣可以大大縮短育種周期,提高育種效率。

            2002年,謝華安主持育成的太空稻“Ⅱ優航1號”畝產創下高產紀錄,同時還創下世界再生稻最高產紀錄,可以說,水稻育種之路越走越寬。

            糧食安全的基礎在種業。種業是農業的“芯片”,對于水稻產業來說,廣大科研人員的主要任務就是打造高產優質的水稻“中國芯”。在謝華安看來,打造的優質水稻新品種不但要能夠規避風險,而且還要能適應栽培環境,實現產量、質量、效益的統一。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加強農業種質資源保護開發利用,打好種業翻身仗,解決種業“卡脖子”問題。“為盡快補齊種業的短板弱項,我們這些育種工作者要有戰略眼光,不但做育種專家、農學家,而且要成為國家農業戰略專家。”在謝華安看來,要以農業生產需求為導向,把水稻品種的“豐產性、優質性、抗逆性、廣適應性”綜合在更高水平上,才能從源頭上保障種源自主可控。

            圖片

            “優良的種子對促進農業發展作用巨大。”謝華安強調,一粒種子,關系著中國人的飯碗安全。如果我國種業不能及時補上研發短板,那么“菜籃子”“米袋子”就可能受制于人。我們一定要做好種質資源保護與發掘利用,做好育種技術儲備,培育出具有中國人自主知識產權的優良品種,打好種業“翻身仗”。

            “育種工作任重道遠,要走的路還很長。我期待與廣大農業科技工作者一起,以‘不負時代召喚,不負人民期待’鞭策自己,不斷為國家糧食安全貢獻力量。成績屬于過去,風吹雨打太陽曬,雖然辛苦,但是我將繼續全身心投入種業研究,讓中國人的飯碗端得更牢。”謝華安堅定地表示。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網


          1. 午夜福利2021免费无码,午夜免费无码福利视频麻豆,午夜一级无码免费视频播放器,无码深夜福利1000集